友成观点
首页>友成观点

智取灰犀牛:建立社会价值评价体系的新坐标

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我简单介绍一下我所代表的组织。10年前,在一些具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和学者的支持下,我创建了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 ,其英文名称是, YouChange China Social Entrepreneur Foundation 。从创始至今,友成基金会的公益支出累计三亿元人民币,用以打造社会创新的生态系统。对社会价值和3A社会价值评估标准的研发和倡导是友成近年来的重点。

从2014年开始,友成就开始孵化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简称社投盟),并于去年获得联盟牌照,在深圳正式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专注于社会价值投资促进的联盟组织。简单而言,社投盟主要有三个使命:

使命一:倡导一个共识——创造社会福祉(社会价值)与提升商业回报并举;

使命二:建立一套标准——社会价值投资标准与评价体系;

使命三:搭建一个平台——推动“善经济”的价值链和生态圈的形成。

现在社投盟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对上市公司进行社会价值排名。

回到今天这个论坛的题目,如何“智取灰犀牛”,我先和各位分享三点思考:

 第一, 西方经济学中的理性经济人假设——认为人是理性的、利己的,在逻辑上虽然是自洽的,但在现实生活中,人远比理性经济人复杂得多。当人的理性是基于短期行为而进行边际效用比较和判断的时候,他会表现得贪得无厌,不计后果,从长远来看其实都是非理性行为,从根本上也是难以真正达成自己的利益。

 第二, 资本市场是资本主义工业文明时代最伟大的制度发明之一。资本市场是经济增长的催化剂和放大器,将资产优化配置到效率最高的行业和领域,从而推动经济的繁荣和增长。但同时也正是这个看起来释放人性中理性和自由的机制,其实也放任了人性中自私的一面。说得更严重一些,是放大了人性中恶的一面,成为摧毁繁荣和增长的罪魁祸首,有史以来的几次全球性经济危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第三, 无论是宗教哲学,还是生物学、生命科学都已经证明,任何单一的、排他的增长都是恶的,也是不可持续的,人体的癌症就是这样一种自毁性的增长。所以,人类社会要走向美好,就必须是包容性发展,必须坚持把更公平、更有效率和更可持续作为发展目标。这不仅是关乎社会伦理的一种外部要求,也是人性中善的内在呼唤。如果我们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将人性中善的这一部分激发出来,社会就会变得更美好。这就是我将在后面提到的社会价值。

所谓的灰犀牛,我们其实并不陌生。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还可以被称作黑天鹅事件,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则是典型的灰犀牛,即那种大概率、大影响的风险事件。再远一点,我们可以追溯到1929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史上最持久、最深刻、最严重的周期性世界经济危机。这两个事件,给人类造成的破坏性影响至今记忆犹新。

今天上半场的讨论,大家都提到了资本市场各种灰犀牛,也讨论了如何应对,我想从价值观层面的视角来谈谈三个方面的认识。第一是资本市场或金融业灰犀牛形成的深层原因;第二,资本市场上,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第三,我们如何建立新的价值评估体系。

金融业灰犀牛的成因:

过份单一的价值观

古人云:“人行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什么是资本市场的恶?

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格林斯潘认为这个危机有可能是100年以来对世界影响最大的危机。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次危机是新自由经济理论的结果,所以,我们必须跳出这个理论的框架,才能有所发现、有所改变。

首先,冒险不是创新。米歇尔·沃克在《灰犀牛》中指出:我们的金融、政治和社会结构经常会鼓励那些冒险行为和任意忽视风险的行为。很多完全以资本的利益为目的的冒险行为被以“金融创新”的名义大行其道。在我看来创新本来是善,但是为了贪图暴利而冒险其实不是创新,也不是善。

其次,投机不是投资。次贷危机发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通过复杂的金融产品设计诱使没有实际支付能力的购房者进行投机,踏入利益分享的陷阱中,平庸的大多数堆成的财富金字塔分化成了极少数顶层受益者和绝大多数底层的受害者。在我看来投资本是善,而投机不是投资,不是善。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冒险和投机大行其道的时候,危机就会让整个社会深受其害,这就是大恶。这种恶是工业文明和传统资本主义的一个内在矛盾的反映:这就是对财富的单一追求。反映在个人,对财富的追求成为人生的目标,为此可以不择手段。反映在企业,则以财富规模作为唯一的发展指标,长期以来资产负债表成为唯一通用的标准和语言,它只衡量表内的经济指标,而忽略了表外的正负外部效应,也就是忽略了社会价值的衡量。

所以,我们认为,单一的以财富为价值观的发展模式,必然会持续地产生金融雪崩式的经济危机和贫富不均的社会危机。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改变价值观,必须要有新的评估标准。

一种新的价值观:社会价值

下面我谈谈第二个观点。古人还说: “人行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  大善可以防范风险。什么是资本市场的善?

创造财富是工业文明的主导价值观,它相对封闭落后的早期文明曾是某种善。经过将近300年的发展,工业文明已经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2008年的金融危机,标志着工业文明已经到了物极必反的阶段。人们在内心呼唤一种新的开始。例如,在发达国家,已经出现了这样的趋势和潮流,即国际上提出了社会影响力投资。它是旨在产生积极的社会与环境影响,并伴随一定财务回报的投资理念和方法。这种资本,通常被称为善资本或耐心资本。这就是新的资本市场的善。

相对于工业文明时代对个人财富和自我价值的绝对崇拜,在新的文明时代,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价值将成为主流的价值观。从字面上看,社会价值由“社会”和“价值”两个词组成,价值的对象,是整个社会。也就是说,社会价值,必须以满足社会整体发展为其唯一目的。因此,社会价值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及生态等价值的总和。

社会价值作为一种价值观,作为一种善的价值观,有三个方面的含义:

1、社会价值的整体性。作为一种伦理观,社会价值必须以实现社会整体可持续发展为其唯一目的,其所蕴涵的自由观、平等观以及发展观等,都要为此目的服务。

 2、社会价值的创新性。在效率和公平被严重割裂的今天,更需要以创新来弥合和解决相关的社会问题。同时,由于创新是一个不断迭代和完善的过程,因此对创新需要有充分宽松的环境,需要有成全创新的机制和耐心。

 3、社会价值的合一性。工业文明时代有三个明显的弊端。其一是通过产生新问题来解决老问题,其二是手段和目标之间的背离,最著名的命题就是效率公平之间的二律背反。其三是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对立。从社会价值的合一性角度来看,真正的效率,必须以全社会为背景,以整个社会发展阶段为周期,来判断资源配置效率和可持续性,同时还必须和人的发展相关。所以,真正的效率是古今中外志士仁人的共同理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公平正义、永续发展。我们已经把它写入了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的宣言之中。所以合一性要求效率、平等和自由的合一。更高的合一性则表现在目标、方法和行为的合一,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合一。

以社会价值为价值观的投资被称作社会价值投资。友成基金会结合中国国情和语境提出“社会价值投资”的概念,扩展了所谓“影响力投资”的外延,在供给端,扩展到政府主导的投资行为、主流商业投资行为;需求端扩展至主流商业企业——创投类、PE、上市企业。

我们还需要辨析一下概念:社会责任投资、影响力投资、社会价值投资。

社会责任投资:在选择投资的企业时不仅关注其财务、业绩方面的表现,同时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如环境保护、社会道德以及公共利益等。——底线思维

 影响力投资:一种新的投资类别,强调社会目标,兼顾财务回报。投资对象以“社会企业”为主,规模小。——公益思维

 社会价值投资:不仅考虑其动机,而且考虑机构所达成的三重结果(社会、经济、环境),强调创新在其中的作用,投资对象拓展至主流商业企业。——合一性思维

资本市场作为人类现代文明最伟大的制度发明之一,仍然会在未来的发展中起到主要的推动作用。但以社会价值为基础的社会价值投资,会和以往表现出根本性的变化,体现在:

第一,社会价值投资是面向美好未来的投资。财富不再是投资所追求的唯一目标。义利并举、以义为先的社会价值投资,将会创造更美好的社会。

第二,社会价值投资是最好的价值投资。其目标是服务社会,核心是回归到更长久、更整体的价值。这种带有强烈社会属性的投资,能够引导和撬动创新,驱动社会进步和发展,同时放大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

那么如何倡导这样一个新的社会价值投资理念呢,许多东西,知道和做到是两回事。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三个问题。

一种新标准:3A社会价值评估标准

古人曾言: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标准就是一种规矩。对灰犀牛这样的系统性风险,只有认知还不够,还要有一种有效的机制和规范来约束人们的行为惯性。

早在几年前,友成基金会就提出社会价值评估的三A三力框架模型和标准,分别从Aim(社会目标驱动力)、Approach(解决方案创新力)、Action(执行效果转化力)及其三者的合一性进行评估。社会议题的公共性、公平性、紧迫性越强(Aim),解决方案越创新、越系统(Approach),执行和转化力越强(Action),其所产生的社会价值越大。

在这个评估框架中,总共有三层指标体系。第一层由Aim、Approach和Action组成,第二层和第三层的具体指标会因为评价的组织类型不同而发生变化,目前这套评估体系正被应用于企业包括创业型企业、上市公司,以及政府和社会组织。 

社投盟在成立后不久,立即开始着手依据这个框架对上市公司社会价值评估标准进行了二次研发。经过多轮各界专家的研讨,现在已经进入数据实测的阶段,预计11月发布。请大家予以关注,并参与讨论。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排名发现那些创造社会价值的伟大企业,改变投资者的价值观,鼓励那些真正为社会议题而创新的人,让他们成为大众投资的对象,让价值创造者实现价值。

我相信,当社会价值真正成为主流价值观的时候,当3A标准成为引领资本市场的标准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真正做到和灰犀牛相安无事了。

女士们、先生们,进入21世纪近20年以来在全球范围所发生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现象表明,人类正在孕育着一种新的文明形态,在此过程中,价值观的重塑、国家之间的关系、人际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都必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中国既作为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又作为当今世界最快崛起的大国,必须对人类的文明有所贡献,我们坚信,社会价值作为内嵌了中国传统精髓的思想,一定会成为我们共同的价值观。

浏览更多观点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