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动态
首页>友成动态

友成三届二次理事会在京召开,共话2019新航程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下称“基金会”)理事会第三届第二次会议于2019年7月18日上午在京召开。第三届理事会理事长王平、副理事长汤敏、理事吴亦兵、王名、彭壮壮(远程)、零慧、监事刘剑雄、彭壮壮理事授权代表逯慧敏、刘小俞女士授权代表王萍到会参加会议。王平理事长主持了本次会议。

基金会秘书长零慧女士代表秘书处向理事会做了友成基金会理事会第三届第二次会议工作报告,对基金会新五年战略、2019年上半年工作成果、2019年下半年主要任务进行了汇报,重点介绍了教育扶贫(含青椒计划、波音“放飞梦想”航空科普、乡创计划、益教室)、电商扶贫、乡村振兴领头雁、龙塘乡村振兴项目、猎鹰加速器、小鹰计划等项目的最新进展。基金会副秘书长张静、李佳琛、苗青作为相关项目和工作的负责人,向理事会汇报了雷山县产业扶贫项目、雷山龙塘乡村振兴项目、基金会专项基金等工作的最新进展。

友成基金会秘书长零慧

友成基金会秘书长零慧

深耕社会创新、引领教育扶贫、生根乡村振兴新的三大战略方向指引下,2019年上半年,基金会各项目进一步打磨项目模式,发挥各自项目特点,不断拓展项目深度和广度,得到了政府、企业和社会同仁更多的关注和认可,也收获了受益人更好的反馈和口碑。

上半年新增国内外合作伙伴近十家,获得公益捐赠3536万元,公益支出2982万元,净资产额1.45亿元,比上年增加554万元。

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简称“青椒计划”)是友成教育扶贫类项目的排头兵,上半年覆盖了全国17各省176个区县,19297名乡村教师受益,到目前为止,青椒计划已培训了5万余名乡村青年教师,直接影响乡村学生达200万。波音“放飞梦想”航空科普项目在24所乡村学校普及航空知识,让师生领略航空技术的魅力。乡创计划将艺术课程和编程课程分别送达云南富源县、宣威市的6所乡村学校和重庆彭水县的5所乡村学校。益教室通过双师课堂的方式,培训云南富源、宣威两县市的乡村教师,并在清华大学开展了面向26个县艺术教师的集中培训。

电商扶贫项目则在甘肃、湖北、贵州、四川4省11县开展电商扶贫人才培训项目,直接受益人1031人,带动贫困户1183户,人均增收额达1000元;在上海、江苏、浙江、山东、四川5省开展大学生跨境电商就业培训项目,受益人603人,就业率79%,间接受益人3000余人。为乡村新农人赋能的乡村振兴领头雁项目通过线上直播授课的方式,已完成首期2260乡村能人的培训,二期预计培训超万人。龙塘乡村振兴项目是友成作为国务院扶贫办下属社团的定点扶贫项目,从农业、休闲旅游、文创等方面全方位打造村庄产业生态圈。上半年,项目帮助村民打造当地特色产品、对接渠道,实现销售和服务收入160余万元,全村1280余人直接受益(其中贫困户100户),人均增收约970元。

社会创业者的社群项目猎鹰加速器一方面通过组织公开演讲、投放地铁公益广告等方式为社会创业者扩大影响力,另一方面通过组织闭门的“创变者马拉松”为他们解决创业难题,学员之间的合作和信任感不断加强,一个更有黏性的共同体正在形成。支持青年发展的小鹰计划项目上半年与广西德保县合作开发了一个全新的由小鹰主要落地执行的教育公益项目,获得280万政府资金支持。

基金会孵化的社会价值投资联盟(深圳)(简称“社投盟”)组建了由商业、高校、公益、媒体大咖组成的高规格主席团,为社投盟未来的发展领航;社投盟常务主席马蔚华先生应邀加入由全球金融界、企业界领军人物和思想领袖组成的UNDP SDG影响力指导委员会;社投盟发布了第二个“义利99”上市公司社会价值评估排行,与wind公司合作的社会价值ESG数据库也即将上线;社投盟还将与博时基金合作发布可持续发展100指数型基金,拟发行规模100亿,可持续发展100指数拟在上交所挂牌,这一重大突破也将帮助实现社投盟的可持续发展。

此外,秘书处还在与发改委体改所等多家机构一起筹备设计入乡千人计划,集合乡村振兴等领域的空间设计、建筑设计、景观设计、传统工艺设计、工业设计、品牌设计、服务设计等方面的专家,以“设计赋能”、“设计扶贫”为主题,研讨优秀案例,探讨乡村振兴战略的“设计平台”建设思路。

下半年,基金会还将在定点扶贫县雷山县开展产业扶贫项目,聚焦建档立卡贫困户,调动杭州对口办、广州协作办、15家捐赠企业等资源,帮助当地发展羊、五黑一绿乌鸡、中华土蜂、稻田鱼等四项产业,项目资金规模2000-3000万元。

理事们高度肯定了秘书处2019年上半年的工作,对各重点项目进行了充分讨论并提出建议。

 

王平

友成基金会创始人、理事长

今年上半年,我们的项目开始有了爆发式的成长,离不开汤老师、四个年轻的秘书长、副秘书长和整个友成团队多年来持续的努力。

友成的每个项目其实都有平台属性,都是一个个小平台,有教育的、电商的、艺术的,都能够对接到相关的专业机构,包括商业企业,这是很宝贵的资源。

我们团队内部,要把这些平台型项目的经验和模式好好梳理、提炼,再找专业的研究机构,比如王名老师的团队,来做个案的剖析。我们十周年的创新之路梳理应该还有一个关于友成如何孵化、执行和资助项目的续集。

理事们今天的发言对我们都非常有启发,我们的团队接下来要跟理事们一一对接,开专题研讨会,把项目打磨得更好。

 

汤敏

国务院参事  友成基金会

第一、二、三届理事会副理事长

友成的定位是既是一个孵化器,也是天使投资人。项目离开友成后,还能不断发展扩大,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但我们的孵化属于比较“重”的,亲自组团队、亲自做执行,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在交学费、在学习,我们拉着企业、高校、公益组织一起做,其实是在实验一条各取所长的“集合影响力”模式。其实很多事情也不是我们自己做,而是由专门的企业、组织来做,比如村庄设计、课程研发、社区发展等等,我们把他们引进来、组合在一起。这个模式需要实验和梳理,把这个模式打通了之后,我们就可以把他作为我们孵化项目的一个模式。

 

吴亦兵

淡马锡中国区总裁

友成第一、二、三届理事会理事

我一直都相信,一个基金会长远的生命力一定是在于用项目来筹资。我们最需要总结的,是项目的组织形式。项目本身是不可复制的,但是组织形式是可以复制的。我认为在公益这个事情上,很大的问题其实就是供需的不匹配,我们要做的是公益界的阿里巴巴,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把社会优质力量组织好,匹配给有需求的群体。一旦我们把组织形式打磨好,我们的工作就不仅仅是做项目,而是去孵化。

友成作为孵化方,我们要关心的是帮助建立项目执行团队、打磨项目的业务模式,让它具有生命力,能够独立去募资、越做越大,并且能够通过一定的机制反哺基金会。这样友成作为孵化机构,与项目执行方就是利益共生的。

友成作为一家公益机构,我们的资源永远是有限的,包括人和钱,所以一定要通过杠杆来放大。如果我们通过内部创业与基金会形成良性循环的模式能走通,那么我们就从一个做项目执行的机构变成了孵化器甚至“投资”平台了。

 

王名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

友成基金会第二、三届理事会理事

今天我整个的感受是,友成已经走在未来的路上,已经出现了一股穿透未来的力量。

最近这两年,借助整个国家精准扶贫的大势,友成已经凝练出不同于其他基金会的自己的经验和模式。我们很愿意贡献,对友成在孵化、项目推进、平台建设等方面的模式、经验做系统的总结。

另外,我们在写《社会创新在中国:友成十年创新之旅》这本书时,也发现友成的十年发展中其实有一条主线,这在我们的愿景使命中已经体现出来了——我们是做人的工作的,通过人来带动公益的创新、社会的改变。我们也很愿意配合来做这条主线的梳理和提炼。

 

彭壮壮

微软大中华区首席战略官

友成第二、三届理事会理事

友成项目非常大的贡献在于为社会需求的供给双方建立起了信任机制,这也是我们作为平台非常需要的。对于服务供给方来说(比如城市有做志愿服务需求的老师、专业人士),我们对他的能力、资质、提供的服务有一套好的认证的办法;对需求方来说,我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了解他们的真实需求、对服务的满意度评分等等。我们在通过项目搭建平台的过程中,要总结和提炼这套基于公益的信任机制是如何建立的。

法律、会计知识在乡村创业中特别紧缺,而社会上又有很多在这些方面的专业人士,如何借助友成这个有着良好公信力的平台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些人和资源调动起来,与乡村创业者的需求相匹配,这是下一步非常值得去探索和尝试的事情。

 

刘剑雄

中国投资协会项目投融资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友成基金会第三届理事会监事

基金会近年来的工作还是做的很扎实,效果很好!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很多项目,但是总的感觉太多。太多就难以做精,难以做大。一个村,花了一年的时间投入了这么大的人力、财力、物力来精心打造,中国这么大,我们能做几个呢?

我的建议是,我们先把项目做精,把我们好的产品、模式进行提炼、打磨后系列化、品牌化,再利用互联网工具扩大项目的成效。另一方面,我认为,扶贫工作只靠公益慈善来做是不可持续的,一定要公司化运作。也就是说,项目要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实现营利,再带动(社会价值)投资,之后再复制扩大,从而变成一个可持续的项目。通过项目的可持续运营、模式的复制推广,推动社会发展,这才是真正的公益。

 

本次理事会还通过了修订《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章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保值增值投资管理制度》、成立投资管理委员会等议案。

 

浏览更多新闻稿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