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成动态
首页>友成动态

我们是个贵州小厂,但是我们想去赚全世界的钱

友导读

阿榜,是苗语,翻译成汉语就是“花儿”。苗族女子日常穿着绣上花朵的民族服装,把发髻梳得高高的,头发上还要插一两朵当地盛产的鲜花。 在苗族人心中,女人就是花,花就是美。

作为贵州雷山阿榜服装厂的创始人,侯昌菊和文平夫妇在给厂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就隐隐的藏着一个要把苗族人心中的“美”呈现给这个世界的梦想。

而创办不到四年的阿榜的产品,还真的已经让世界看见了苗族的美。

用凝结着中国苗族文化和世代相传的工匠精神的优质产品,去和国际大牌竞争世界市场,可能吗?侯姐夫妇正带领着阿榜服装厂,踏踏实实的实现着这个可能。


侯昌菊大姐,是位刚刚脱贫不久的移民搬迁户?——您看看她脸上写满的快乐和自豪,分明已经有了女企业家的范儿。

她和她的老公文平大哥共同经营“阿榜服装厂”快四年了,目前有80多个员工,是贵州雷山县有名的扶贫车间。2017年,侯姐和乡亲们在雷山县政府的整体安排下,搬迁到丹江镇牛王寨移民安置点。他们搬出了交通不便的大山苗寨,却带出了苗家世代相传的文化、风俗和技艺。

阿榜,是苗语,翻译成汉语就是“花儿”。苗族女子日常穿着绣上花朵的民族服装,把发髻梳得高高的,头发上还要插一两朵当地盛产的鲜花。  

苗族生长在遍地鲜花的南方大山间,他们心目中“美”的概念自然对应着眼前漫山遍野的花。传统的苗绣所表现的吉祥、美丽的图案,大多也是从“花”衍生出来的。“阿榜”这个名字,体现了苗族女子爱“美”的天性。在苗族人心中,女人就是花,花就是美。

作为阿榜服装厂的创始人,侯昌菊和文平在给厂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就隐隐的藏着一个要把苗族人心中的“美”呈现给这个世界的梦想。

而创办不到四年的阿榜的产品,还真的已经让世界看见了苗族的美。

01 苗族的美,让世界看见

说起阿榜服装厂的产品,侯姐首先给我们展示出这套苗族传统服装,笔者就不描述了,直接上图:

很美吧?你想不想穿(如果你是一位女士的话)?反正笔者是很想穿啦。 

在哪里可以买到?侯姐的自豪溢于言表:“我们接的都是欧美国家的订单,有人订,我们绣娘才绣。”

侯姐表示,目前是按订单生产,国外的订单根本做不过来,厂子员工、设备、规模都有限,暂时无暇开淘宝店。

“手工很贵,这个一套是手工制作的,得几万。”侯姐一报价,笔者在略微一惊之后,感觉到的更多同样是自豪:

衣服是贵,但是这衣服上凝结的中国苗族传统文化,凝聚的这些苗族姐妹精湛的手工技艺,倾注的她们大量的时间精力,难道不值这个价?咱们中国品牌,为什么就不能到国际上去,和那些国外的大牌争一争市场?

想到这里,笔者立即明白了侯姐脸上自豪感的来源。

而当侯姐介绍起这套服装的制作过程,笔者甚至觉得,几万块钱的定价甚至定低了。

制作这样一套服装,首先要设计。而侯姐的阿榜服装厂,没有外聘的设计师,完全是自主设计:服装的样式,来自苗族传统;上衣和裙子上的刺绣纹样,首先要画出来,才能刺绣。把这么漂亮的花朵图案画出来的是谁呢?

“是我妈妈”,侯昌菊说,“她是一名资深绣娘。”

当笔者惊叹一名没有受过任何艺术训练的苗族妈妈如何设计出这样复杂精美的图案时,侯姐说:

“她就是随手画的。”

原初的艺术,都是在民间生长的。而在侯姐生长的贵州山乡苗寨里,还有多少像她的母亲这样无名的民间艺术家(或者可以叫Ta们工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苗族的传统文化、审美以及承载着这种审美表现力的苗绣等传统工艺,依然在一代代绣娘手中接力和传承。

母亲设计完稿后,接力绣出这套衣服的绣娘,是侯昌菊本人。

侯姐介绍说,一位绣娘,绣出这样一套极富苗族传统特色的精品服装,需要用上整整一年。这套阿榜绣品出口打样的衣服,是文平大哥在福建打工时,当了不少年“留守妇女”的侯姐在家带孩子之余,一针一针绣出来的。

“刺绣是一种享受,但是长时间的刺绣,真的会损伤视力哦。”目前,身为经营者的侯姐,自己不绣花了,但是谈起绣娘的苦乐,她是最有发言权的。

——听到这里,笔者觉得这定价还是低了......

不过,侯姐和文哥的阿榜服装厂,也才开办了不到四年时间。这些注入了苗族文化和工匠精神的产品,严格来说,还没有正式开始品牌拓展之路。

02 万事开头难

“我们就是实实在在做事啦,每一批订单,能保证速度,保证质量,这样订单就不停的来咯。”看上去很开心、爽朗的文平大哥用他的南方普通话介绍道。看到老婆被采访,文哥自然而然的凑上来说两句,侯姐把座位让给老公坐,站在一边,手臂搭在老公肩头,两人笑吟吟的看着镜头。

侯昌菊夫妻俩曾经在福建省的一家制衣公司打工多年,最初的时候,是文哥独自在外打拼,后来侯姐也过去了,夫妇俩相互扶持,共同打拼。靠着多年勤勤恳恳做事,他们从普通打工人被提升为管理200多人的主管,积累了管理经验,赢得了公司的信任。

2017年,为了孩子成长,夫妇俩决定返乡创业。他们在家乡创办的阿榜服装厂成为福建这家公司的代工厂。靠着多年积累的人脉资源带来的第一笔订单,文哥和侯姐带着三名当地的绣娘,办起了阿榜服装厂。同年,阿榜被雷山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就业扶贫车间”。文哥和侯姐的创业从此不仅仅是为自己、孩子和家庭谋出路,还承担起带着牛王寨的移民搬迁户脱贫致富的责任。

万事开头难,是世间的定规。刚开始时资金不足,设备不给力又无力更新,侯姐和文哥经历过眼看到时间无法交货、年底发不出工资的困境,经历过带着姐妹们连夜赶工的辛苦。但是再难再苦,也要兑现对客户的承诺,把厂子的生命线维持下去。

员工们也很理解,拿出山寨苗家人吃苦耐劳的精神,跟着老板一起闯关。2019年年底,侯姐终于数着一张张的红票票,如数把工资发到辛苦了好几个日日夜夜的姐妹们手中。发完工资,夫妻俩摆起了大圆桌,摆上一桌子酒菜,和十几名员工一起庆祝。尽管熬夜熬红了眼,熬哑了嗓子,侯姐还是端起酒杯,带头唱起了苗歌,姐妹们个个敞开歌喉,悠长的苗歌响彻了阿榜服装厂的两层小楼,尽管嗓子有点哑,但是兜里是鼓鼓的,姐妹们的歌声充满了底气。

一言不合就唱歌,和爱美一样,是苗家的天性。在侯姐和文哥的厂子里,歌声是不断的。阿榜服装厂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姐妹们在厂子里花的时间多、干得多,挣得就多。厂子平均每天都会有五六十人在上班,每天中午老板管饭,二楼食堂摆起一个长桌,饭菜摆上来,大家吃得高兴了,就会对起歌来。

03 苗族绣娘,个个都是能工巧匠

目前,阿榜服装厂的生产销售按两条路线走:

其一,就是刚才说的高端定制的精品苗绣服装,订单来自对中国民族传统手工艺非常感兴趣的欧美国家;

另外一条,就是批量的校服生产,属于中端产品,订单来自中东和非洲国家。这种工艺要求对于苗家绣娘来说,难度并不大;正如文平大哥说的,保证质量,保证生产速度,按时交货,是必须守住的底线。

因为我们来自发起“香橙妈妈”项目的友成基金会,侯姐热情地拿着手机带我们参观了晚间正在加班的厂房。加班的有几位苗族阿姨和一位汉族姐妹。苗族阿姨加班状态的家常打扮,还是惊艳了我们:

她们看上去五六十岁年纪,但是高高梳起在头顶的发髻依然乌黑厚密(听到我们的赞叹,侯姐在一旁说,这可都是真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间插着盛放的花朵,身上的苗族传统服装,是她们自己裁制的,绣的花纹非常精美讲究。

这些普通的苗族阿姨带着老花镜,认真的制作着手中的校服,看到侯姐的镜头移过来,她们非常自然的跟我们招手,用汉语打招呼,表现出的气质不仅大方,甚至称得上某种娴雅——这给了笔者另一种惊艳:

这些没有读过多少书的苗族阿姨,她们这种大方娴雅的气质来自哪里?只能来自她们自幼在苗族文化的浸染和熏陶中养成的自信,来自她们在日常对歌中养成的热情和开朗,来自她们从小在女性长辈的传授下学习苗绣,在制作精细的刺绣作品过程中慢慢沉淀下来的那份“静气”,也就是我们说的“工匠精神”。苗族——这个贵州大山里的民族,还有多少民族文化、精神、性情、技艺有待我们去发现啊。

作为阿榜服装厂的老板,侯姐很“省心”的一点是:这些苗族绣娘上岗前基本不需要培训,因为苗绣是每个苗族女孩从小就要学习的技艺,当她们带着“实现自我价值,为家庭增加收入,为孩子创造更好的教育条件”的愿望来上班的时候,个个都是能工巧匠。

目前,侯姐和文哥的阿榜服装厂已经被定为雷山县的苗绣非遗基地,她们世代相传的苗绣技艺正在申请贵州省级非遗项目,由于各种手续问题,非遗项目还在申请过程中。当我们祝愿她们早日申请非遗成功时,侯姐露出了“知己”的笑容。

04 “香橙妈妈”怎么鼓励我,我就怎么鼓励员工

姐妹们这种朴实的愿望和上进心,在侯昌菊夫妇“一起创业”的召唤下,一触即发。在福建打拼的过程中,侯昌菊夫妇就攒足了这种不甘现状的劲头;而当2018年友成基金会的“香橙妈妈”乡村女性经济赋能项目在雷山开展后,侯昌菊心中对增强自己创业能力的渴望一发不可收。她连续参加了四期“香橙妈妈”培训,克服了各种困难坚持上课。

2020年11月,作为“香橙妈妈”优秀学员,侯昌菊应项目组邀请,来北京参加研学活动,实现了自己从小的梦想。

“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看了升国旗”,侯姐说,“在现场看,和在电视上看,感觉真的不一样,好激动的。”

除了看升旗,侯姐等一行香橙妈妈还参观了故宫、颐和园,爬上了万里长城,“把北京好吃的名菜都吃遍了:什么烤鸭、涮羊肉,还有那个皇帝吃的乾隆白菜。”

到友成基金会参访,和零慧秘书长(中)合影,侯姐(左)

侯姐笑着看看身边的老公,说:“下次我要把他和两个孩子都带去。”

文平大哥笑着说:“是啊,现在她是公司法人代表,我是打工的,她每个月给我发3000块。”

3000块,那太“谦虚”了。除了文平这个老板,阿榜服装厂只有一位男性员工。这位男员工因为在工厂时间长、制作的件数多,每月工资超过6000,是厂里最勤快也挣得最多的。而大部分女性员工,因为在家里是妈妈或奶奶,还要照顾孩子,厂里计件工资的制度,也是为了方便她们照顾好家庭之后再来上班挣钱而设计的灵活工作制度。在阿榜服装厂工作的这些阿姨或姐妹,月工资也能达到两千多元到三千元多元不等。

目前,已经脱贫的雷山县,正在朝着进一步“致富”的目标前进。侯姐和她的阿榜服装厂经过三年多的经营,成了雷山县脱贫致富的表率。

2019年3月,在雷山县政府扶持下,阿榜服装厂的厂房扩大到600多平米,设备有电脑平车80台、烫台1张、戴厂1台、电剪2台……虽说规模还不大,却按照现代化流水线生产。参加过“香橙妈妈”之后,侯姐把学到的管理知识用在自己厂子里,对刚刚上手从事制衣的员工,实行“以工代训”模式,培养高素质员工。

“香橙妈妈怎么鼓励我,我就怎么鼓励员工。”侯姐说,“现在她们自信心可大了!”

“对啊,她们在我们厂里工作很开心,我们就是要让这些留守姐妹开开心心,白白胖胖,等着她们的老公哥哥回来啦。”文平大哥补充说。

订单做不过来怎么办?

近两年来,侯姐和阿榜服装厂各种奖拿到手软:2020年,阿榜服装厂被评定为黔东南州巾帼脱贫基地,贵州省先进就业扶贫车间;侯昌菊本人被授予贵州省返乡农民工创业之星,贵州省“最美劳动者”称号,2021年被新华网评为“为留守妈妈圆梦”感动2021人物,采访前一天,侯姐作为“雷山县劳动模范”到县城接受了表彰。前不久,浙江卫视邀请她来到了《王牌对王牌》节目的现场......

贵州省先进扶贫车间领头人:侯昌菊(右二)和文平(左二)

文平大哥要留在家里管厂子,就没去浙江,不过文哥在当地的影响力可也没输给老婆,他不但是雷山县人大代表(侯姐是县政协委员),还是县检察院的三位“听证员”之一。听证员是可以参与决定判决结果的,只有在当地被公认为人诚信、处事公正、具备社会公信力、被政府和群众普遍认可的公众人物才能担当这一重要责任。

更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自己的企业仅仅是初具规模,侯姐已经开始积极投身公益事业,她是雷山县“春晖行动”的春晖使者,并开始对友成“香橙妈妈”项目进行反哺,成为香橙妈妈月捐人。

带着80多名姐妹(和两位“哥哥”),阿榜服装厂发展的势头正劲。订单做不过来怎么办?找朋友一起做啦。就在距离侯姐夫妇的阿榜服装厂不远的地方,雷山的另一名“香橙妈妈优秀学员”杨树祯也在带着姐妹们创业。侯昌菊和杨树祯是好朋友,她们正在合作,把苗家传统的苗绣和蜡染结合起来,设计开发更多有创意的民族服装和手工艺品。

“办厂的第一年,发完工资,我手里只剩5000块钱。”侯姐笑着说。今年是侯姐夫妇创业的第四年,夫妻俩雄心勃勃的计划着要进一步扩建厂房,丰富产品门类,增加工作岗位, 吸纳更多的搬迁群众就业,共同致富。

去年,侯姐夫妇购置了两台车,一台家轿自用,一台货车,用于每周到县城的物流集散点送货。问起厂子目前的年收益,“争取明年换路虎!”侯姐说,嗓门响亮,笑声爽朗。

看见苗族,看见传统文化的力量(中间的男士是文平,左二是侯昌菊)

(本文采访过程中,“香橙妈妈”项目组的王颢博和郑瑶亦有贡献。全部图片由侯昌菊提供。文中所有信息已经侯昌菊和文平确认。)

扫描二维码,成为“香橙妈妈”月捐人,和这些未来将改变中国乡村的女性结下善缘。天道好还,福往福来,你支持她们的善意力量将以神奇的方式回到你身上。

【月捐指引】

1.扫描海报二维码或点文末“阅读原文”进入月捐页面,点“我要支持”(作为月捐人,您的权益可在月捐页面查看)

2.选择捐赠档位或者随喜填入金额~

3.完成个人信息填写(所有信息均保密,仅用于捐赠人反馈和服务)

4.点击每个月续捐,完成微信自动扣款绑定,即可每月助力支持

5.完成后记得添加客服“小乡”,获取专属证书、捐赠票据等后续服务~

友成诚意邀请您,和香橙妈妈一起,月来月好!支撑起中国乡村的半边天——这里面有您的力量!

浏览更多新闻稿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0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京ICP备16038099号-2

订阅我们的电子邮件与新闻把握最新行业信息